似乎總是這樣
每次的遠行都有個艷陽作伴
這次往埔里的路途上
一路陪著的,是清澈的天空
與高掛的太陽

走過了路幅不寬
但又劃分為兩線道的台十四線
一路上不平的省道
與無情汽車爭道
不小心總是讓時速表指針往表底貼去
也無意中甩開了同行的朋友
一個多小時,就到了埔里酒廠
這一年之內拜訪兩次的地方
攤位和年初的到來沒有兩樣
展示廳的配置也沒有改變
一樣陳列著九二一地震對埔里的傷痛
整列的照片
訴說著那晚天搖地動
對於這山間小鎮的傷害
碎裂的水泥塊
扭曲的鋼筋
還有烈焰沖天的酒廠
腳下踩著的
也曾經在那一晚,殘破

去年、年初和現在的到來
最大的不同,是台十四線上
一路都可以望見的那座大山
去年的祂,稀疏的植被還清楚可見黃土
那是去年的十月中旬
底下裸露的地面,似乎是那場大震
在祂身上所刻劃下的傷痕
今年的春節
也和家人上了趟埔里
雖然,植被已經開始鋪上
但,底下的黃土也還依稀可見
今年的祂,早已不是以往所見的童山濯濯
那場大震對埔里的傷痛
在這山城的臉孔上
早已不復見
隨著假日一定擁塞的中潭公路
這座美麗的城市
早就從傷痛中蛻變
雖然經歷了那樣慘痛的遽變
這座小鎮卻依然的美麗
站在台灣的地理中心點上
俯視著群山環繞的盆地
整個埔里小鎮,盡在眼底
如畫一般的鯉魚潭
有著小西湖的美名
湖畔的垂柳,以及遠山
在水面上以倒影相會
還有相間悠閒的步調
也許,這也是為何
埔里會提出外國人來此Long Stay的計畫吧!
這集山城、水鄉、花都於一身的城市
的確,是個讓人得以放鬆的所在


全站熱搜

schu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